家校合作换“新颜”
  • 2018年01月17日
  • 【字体:

        “颜老师,我是浩浩妈妈,你能来下校门口吗?孩子又不肯进去上学了。”放下电话,我直奔校门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个叫浩浩的孩子在我第一次当班主任的时候就给了我一个“下马威”。一个月里总有两三天是在校门口哭闹,不肯来上学。问他是什么原因,又不肯告诉我们,只顾着自己哭闹。他的哭闹几近发狂,可以不顾一切地往大马路上狂奔,边跑边大叫,不管谁劝说都没有用。

平时上课,我有意不时的看着他,然而都很难与他目光相遇,因为他总是低着头,弓着身子,几乎是半趴在桌子上,根本没有在听课,上课我暗示过他几回,可他表现依然如故。课后作业马马虎虎,很多时候还不交。对于批评也无济于事,此后发现更是恶劣。把作业全部藏起来,有的藏在手琴盒里,有的藏在美术学具袋里,这让我既生气,纳闷,又无计可施。本以为孩子只是不愿意学习,下课时,其他的孩子三个一群,五个一伙。只有他一个人坐在位置上。和谁也不交流。我看到好几次,同学们想邀请他一起玩游戏,可是他根本不理人,久而久之,同学们也就疏远了他。他就像一只刺猬,把自己紧紧包裹着,只要靠近他的人就会受到他的刺扎,他永远都是自己做着自己的事。

面对这样的孩子,我深知仅仅要靠学校里老师是不够的,还需要家长的配合。

拿出他的档案,发现其父母年龄都很大了,和家长联系后,决定去他家家访。走进浩浩的家,有点让我意外。一间很小的屋子,厨房卧室只是用一块木板隔开的,家具也是特别的陈旧。唯一吸引我是一面贴满儿童画的墙。

“颜老师,你说这孩子怎么办啊?在家里也是这样,一不顺从他的意思,他就开始“发疯”,有时候还会动手打我,你看看家里的凳子都被他摔坏了。”孩子妈妈无奈地说道。

和他父母沟通了解到,家里并不是特别富裕,父母整天为了生计而奔波,上学前,母亲带着他到处摆地摊,时常就让他一个人待在纸箱里,很少让他与同龄的孩子接触,这让他变得内向,孤僻,不愿意与人交流,不愿意进学校,自暴自弃。

我先试着安抚孩子妈妈的情绪,一边观察在一旁的浩浩。他一个人趴在地上,专心致志地画着画。

“这孩子是不是喜欢画画呀?”

“是呀!从小这孩子只要一画画,就能够安静下来。但是老师你也看到了我家这情况,想给孩子找个老师,让他学画画,可是……”

家长没有继续说下去,我也知道他的意思“学校里每周三有美术的社团,我给他报给名。”

好的,谢谢老师!

“浩浩妈妈,为了孩子的学习,我希望你们给孩子定一个放学回家后的规定,要求孩子在规定时间内做完作业,在规定时间内看电视,玩电脑。一定时间内孩子坚持做到了要给予表扬或奖励(让他看动画片;购买他喜欢的玩具、图书;带孩子外出游历……),如在规定期没有完成任务则可以不要他完成,和老师说明情况,请老师裁定。再有当孩子在家出现错误后如不接受家长教育并改正的话,一定要及时与老师联系,共同帮助他及早认识、及早改正,不要总顾及面子。”

“好的,老师,我会尽力配合学校的工作,争取把浩浩的这些坏习惯改正。”

我把目光转向浩浩。

“浩浩,你是不是很喜欢画画?”

“嗯”,孩子的回答声音小的像蚊子。

“那你愿意参加周三的线描画社团吗?”

“嗯。”,孩子依旧是回答一个字。但是与上次不同的是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。“那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?上课时认真听,作业能做的尽量做起来,可以吗?下课时你尽情的画,好吗?”

“嗯,好的。”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孩子在校时我上课尽可能的多关注他,一次在讲课的过程中,我看见他一直低着头,拿着笔在写着些什么,于是我悄悄的走到他旁边,原来他在给语文书上的人物画眼镜和胡子。意识到我在他旁边,他抬头看看我。看着他的样子,我心中既生气,又有种说不出的难过。我忍住不批评他,心里想着毕竟一年级。于是轻轻摸了摸他的头,弓着身子说了句:“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哦,上课要认真听。”他抬了抬头,还是没说一句话,那表情似乎在告诉我,好的。

课后,我把他叫到身边,但是对他上课所做的事一句都没提,我让他把课本上田字格的生字一一补好。也许是因为我这次没有批评他,此后的语文课上,他偶尔会抬头看看黑板,跟和我一起写生字。这些举动让我看到了希望。我多么希望看看到他的进步,然而我不能操之过急。

课堂上,他绝不会主动举手回答问题,当遇到一些简单的问题时,我总会多给他机会,当他答对时,我就会让全班学生给他鼓掌,这时他总会露出一丝羞涩的微笑。久而久之,在课堂上他抬头的次数多了,偶尔也会主动举手了。

课后,我也时常通过电话和家长沟通浩浩在家的情况,了解到,刚开始的时候,浩浩并不是特别愿意写作业,经过几次的劝说,他开始一点一点地有所改变,正确率也提高了。我不由心中一喜,以往他做练习,总是不经思考,胡乱填写,这次,他竟然会思考了,那不是进步吗?

在之后的日子里,浩浩参加了学校的线描画的社团并得到了美术老师的肯定。在孩子的脸上我似乎看到了更多的笑容,孩子的妈妈也告诉我,孩子回家也慢慢会和他说一些学校发生的事情。一年级第二个学期的时候,孩子哭闹不上学的情况也越来越少了。记得那次全校的线描画大赛,他还得了二等奖,我永远都会记得,浩浩拿到奖状的那一刻,笑容如此明亮。

印度诗人泰戈尔说:“不是槌的打击,而是水的载歌载舞,使鹅卵石臻于完善。”教育原本就是一种慢的艺术,需要有水滴石穿的耐性。是呀!浩浩从刚开始的厌学,不说话,到现在能够和其他的孩子一起玩,能够和我们交流,浩浩在一点点的改变,离不开学校和家长的配合,相信只要家校配合,孩子定能换“新颜”。

 

龙游县西门小学   颜璐婷


衢州教育网@1999-2013浙ICP备05000087 网站联系电话:0570-3074385